sb615.com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537 怎么,你也跪搓衣板了?
    “八祖祖,这么早?九哥还没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刘春来在生物钟的惯性下醒过来,一直站完桩,刘八爷起来,也没看到刘九娃的身影。

    “少年不知精珍贵啊!”刘八爷叹息着,“这世界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被耕坏的地。那地,越耕越肥沃!”

    不愧是手中不离《金瓶梅》的刘八爷!

    说话都是这么犀利。

    “八祖祖,九哥可不是少年。五十多了呢!”刘春来笑着回答,旋即想到不对,孙小玉不是都说有了?

    种子已经发芽,再耕地,这不得毁了?

    这中间有问题。

    九哥该不会是因为交粮过度,身体出了毛病吧?

    虽然平时有练功,几十年都没有生过病,一旦真的生病,哪怕是一个感冒,都可能要命,身体的免疫力不行。

    “没结婚,都不是大人,在老子面前,他还是个青沟子娃儿!”

    显然,刘八爷是不想承认自己言语上失误的。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就是典型代表,能说出“读书人的事情,那叫偷么”的文化人,刘八爷也是这样的。

    天天研究《金瓶梅》的文化人,刘春来能跟他较真么?

    “要不,我去看看?”

    刘春来琢磨着,要是刘九娃真的出了问题,得去医院啊。

    早发现,早治疗。

    被女人压榨得太厉害,练了五十年童子功的老身板,也是顶不住的。

    “去干啥?万一他们正在干事儿,你这吓着了,那还得了?”刘八爷剑眉倒竖,一脸怒气。

    刘春来无语,老头该不会是因为嫉妒刘九娃,才这么愤怒的吧?

    “八祖祖,你说吓着啥了?”

    正在这时候,刘九娃推门走了进来。

    看着他有些虚浮的脚步,刘春来有些诧异,“九哥,你也不怕压到孙姐的肚子?”

    刘九娃瞪了他一眼,“大清早开啥玩笑?她晚上没法睡……”

    “有了?”刘八爷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哪怕老刘家比他辈分低了五六辈的后人都有了,可刘九娃这是亲房的。

    “有了。”

    刘九娃却高兴不起来。

    以前没怀上的时候,天天晚上折腾他交粮。

    现在有了,反应太大,天天晚上也别想睡觉……

    刘春来突然发现,结婚真特么的不是个好事情。

    “要不,你陪着孙姐多休息休息,这阵子,我这也不忙。”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最需要人陪着。

    加上刘九娃这些天的状况确实不好。

    “哪里有那么娇气!不就是怀了娃儿嘛,其他女人,在要生了,还在下地干活呢!”

    刘春来差点就给刘九娃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钢铁直男。

    可问题是不能这样啊。

    “九哥,你觉得,花都是一样的红色么?”刘春来问他。

    刘九娃愣了,“红色多了去啊。”

    “花有几样红,人与人不同!孙姐四十多了,而且以前没有怀过……再说了,她本来就是工人出身,一直都没有干过重活,加上一直又是一个人……万一出事儿了,你冒得起这个风险吗?”

    刘春来不得不加重语气。

    让刘九娃这样的钢铁直男理解这个,不容易。

    “孙姐还负责整个厂的技术问题,每天都得去厂里,甚至要去县城,出了问题,你失去了婆娘娃儿,我们整个厂子失去了总工……”

    他不得不把事情说得更严重。

    刘九娃顿时就慌了。

    开玩笑,五十多能讨到这样一个婆娘,那完全是祖坟开裂了。

    可以不暖,但是得MAN。

    一个男人的担当,就在这里。

    于是乎,刘春来直接给刘九娃下了命令,这段时间,先陪在孙小玉身边。

    反正还有田明发这个狗腿子,刘千山也有成为狗腿子的潜力,天天跟着呢。

    “要不,让她这几天也别干了?”刘八爷问刘春来。

    不等回答,刘九娃就说道:“我也这样说了,然后跪了两个小时搓衣板……”

    刘春来瞪大了眼睛。

    刚才还赞他是钢铁直男!

    跪搓衣板的事情,钢铁直男能干出来?

    难怪,刚才来的时候,走路的脚步都是不稳的。

    两个小时的搓衣板,跪下来,jio杆都麻了。

    走路打偏偏,那不是正常的么。

    “九哥,真跪了?”刘春来不太相信。

    “那还说起耍的?我以为,讨了婆娘,日子好过,这特么的还不如一个人,批婆娘,从天黑就闹腾,我就说了一句,哪里那么娇气,就不依了,要死要活的……哎哟……八祖祖,你打我干啥子……”

    刘九娃抱怨着他的日子没有一个人过的时候舒坦。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刘八爷的铜烟竿就“beng”的一声敲到了他头上。

    “狗曰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女人嘛,怀着老刘家的骨血,你以为还是你这样一个糙老爷们儿?女人,那是需要哄的!为啥子当年年轻,老子身边那么多女人?你还光着?”

    刘八爷很鄙视刘九娃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刘春来听得嘴角直抽搐。

    不过,在这方面,刘八爷说的不无道理。

    刘九娃这种男人,就活该光棍。

    “就是,要是我有这么个婆娘,老子修个神龛把他供到起!”一直没吭声的刘大春,终于找到发言的机会了。

    眼前的几个人,虽然刘八爷也是老光棍,但是人家流落在海外的子女都不知道有多少;刘春来?仅以目前的状况看,要不是新中国只允许一夫一妻,估摸着八个婆娘都不够;刘九娃这狗曰的,跟他同样都是老光棍,捡这么个便宜。

    “行了,赶紧弄早饭,今天事情还多呢!”刘春来打断了这无聊的辩论。

    早饭依然是干饭。

    即使以前穷,从刘春来在这边开始,就没再喝过红苕叶子高粱米稀饭了。

    虽然不至于每天早上都是腊肉四季豆干饭啥的,至少也会用猪油蒸自家做的豆瓣酱,那个特别下饭。

    “春来哥,要是我不结婚,会不会被抓去枪毙?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刘春来刚爬到垭口上,张二强就哭丧着一张脸。

    “怎么了?你也跪搓衣板了?”刘春来嘴角有些抽搐。

    孙小玉跟刘青梅商量好了?

    貌似不太可能。

    小伙子昨天还欢天喜地的嘛。

859sun.com 博发国际城代理开户 19sb.com 牡丹游戏开户平台最高占成 玛雅会员管理网
k8凯发代理 亿博集团 博狗游戏大厅 申慱在线138真人登入 乐虎国际会员注册
如意坊娱乐桌面下载最高占成 好运来私网代理电话 88必发娱乐平台 星际vip娱乐送彩金直营 亿豪娱乐官网
尊龙网上直营 宝马娱乐游戏路检测中心 申博游戏代理登入 拉斯维加斯会员开户网站 恩佐娱乐下载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