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615.com > 修真小说 > 道长去哪了 > 第五十六章 激战
    李宓正在江心中督促大军尽快通过悬崖弯道,655sb.com:猛然间心头一跳,余光里,一红一黑两件法器倏然出现在眼前,急剧变大。

    惊骇莫名间,铁爪自气海中飞出,堪堪挡住那根黑色的木杖,就这一瞬间,木杖传来刺骨寒意,将铁爪冻出一层厚厚的寒霜。这寒霜中还带有麻痹之意,令他如同酒醉一般,反应都慢了分毫。

    就这毫厘之差,再想运使铁爪抵挡另一柄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大刀,却已经来不及了。

    百忙之中,李宓强咬舌尖,剧痛将他从麻痹中唤醒,身子向后急坠,大环刀自鼻尖处掠过,将头盔打落。

    李宓发髻顿时披散下来,被大刀上附带的火焰引燃,砰然炸开,满头满脸焦成一片。

    只差那么一点,李宓就要被当场枭首!

    但烈焰大环刀的刀刃虽然斩空,刀柄却旋转着砸中了他的胸口,李宓整个人被刀柄击飞出去,狠狠撞在江流对面的悬崖上,将数丈方圆的绝壁轰塌。

    岩石飞落、烟尘卷起,堵住了半条墨江。

    李宓当场就受了重创,但他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自碎石中飞出,就见几名金丹部下正在被数倍于己的南吴军金丹围攻,其中就包括自家长子李贞元。

    崖上不知何时冒出一排排南吴军,有些以强弩向下击发,有些以法器向下横扫,更有几名南吴修士在向山道上发符,那符有如火箭一般炸响在山道上,将一群群益州军炸落江中。

    炸响声中,还升腾起一片片幻影。有的是一位美貌女子的回眸笑脸,有的则是一个中年道士寂寥萧索的身影。

    这个中年道士李宓见过,正是被节度府斩了祭旗的沈鸿福。

    短短数息之间,李宓的心情就跌落谷底,他知道自己败了。兵行险招就是如此,要么大获全胜,取不世之功,要么被人识破,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忽然间,他脑海中冒出一句兵书上的话:为将者当施堂堂之阵,忌用险!

    李宓暗叹一声,心知局面不可挽回,奋力扑向三娘子,三娘子招回烈焰大环刀,迎战李宓,李宓却不管斩向自己脖颈处的刀刃,铁爪化作虹光急射三娘子面门,这是两败俱伤的架势。

    三娘子怎肯和他两败俱伤,微微向侧后方轻闪,令李宓得以从三娘子和苦桑道人的夹攻中逃出,但也付出沉重代价,被苦桑道人的黑木杖正中背心,顿时飙出一口血箭。

    逃出来后,李宓直奔长子李贞元,铁爪扫向围攻李贞元的南吴军两名金丹。

    这两名金丹正是杨三法和薛定图,他二人眼见就要拿下李贞元,忽觉脑后生风,狂猛的法力横扫而至,连忙向外躲闪。

    杨三法扔出一个个明晃晃的金元宝,结出个元宝金塔,薛定图的奇门遁甲罗盘则旋转如意,挡住后脑勺。

    李宓的铁爪于空中变向,绕过元宝金塔和奇门遁甲罗盘,勾住李贞元的衣袖,将他截走,父子二人向着北方群山急速飞远。

    主将弃军而去,剩下几名益州金丹也纷纷逃窜,有两个没逃出去,被洛君和屠夫当场斩了,剩下的则冲出重围,四下逃散。

    山道上那些筑基和炼气们也在拼命逃窜,有爬山的、有跳江的,前面的往前冲,队尾的转身跑,还有在绝壁上挖洞,打算藏进去的……他们都是带兵的军官,有的是都头,有的是队正,更多的是伙长,此刻已经完全不管麾下军卒,全军崩溃,再无斗志。

    只苦了那些没有修为的普通军卒,在这种地势下,真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李宓的表现令三娘子气得跺脚,大怒道:“无胆贼子,看你往哪里跑!”当即招呼苦桑道人一起,紧紧追了下去。

    到了元婴修士这个层次,就算是受了伤,如果一门心思逃跑,还是相当难杀的,顾佐可不想就这么放任李宓逃走,当即下令洛君带人跟上去接应,要求务必拿下李宓,不论死活,绝不能让他逃回益州。

    洛君得令,当即带着万河散人、钟子瑜、陈大麻子、左令诚等等来自丽水派、黑山四部、通海帮的十多名金丹修士追了上去,在后面分散开来,如同巨大的网子。

    屠夫带领怀仙馆的金丹们四处捉拿逃窜的益州修士,成山虎则带着剩下的人堵住前后两个方向,收降普通益州军士。

    战事如此顺利,顾佐心情舒畅,登临崖岸最高处,俯视滔滔江水,远眺层层群山,听着下面益州军鬼哭狼嚎,只觉意兴湍飞,正要开口吟诵“江山如此多娇”,忽觉气海有异,一道极强的真气刺入自家灵域之内,疾如闪电!

    仅仅是一瞬间的感知,顾佐就清楚的意识到,这道真气雄浑深厚,至少是金丹后期以上的修为,绝非自己能够抵挡。

    再想闪转腾挪已经来不及了,顾佐只有一个选择,他脚跟发力,向前猛冲半步,从高高的崖岸上跳了下去!

    身形陡然下坠,紧接着头顶如被大锤所击,戴着的金盔当即被击飞出去。如果不是这顶陈玄礼赠送的法盔助他卸力,顾佐的头皮恐怕就要被削去一层。

    打过来的,却是柄三寸小剑,剑身薄如蝉翼。

    此时也来不及惊惧,人在空中,心里却忽然澄澈透明,气海中的灵域好似被清水洗过一遍,感知极为敏锐。

    顾佐袖口中飞出鱼线,缠住崖壁上一棵遒劲的老松,真气运转无碍,身形随着鱼线向斜上方荡起,重回崖顶。

    一个醋钵大的拳头蓦然出现在眼前,就好似顾佐自己主动撞上去一般。

    顾佐右手转出牛角尖刀,刀刃在指尖翻转,明晃晃如同璀璨的银花,这朵银花向着身前敌人的咽喉飘去,陡然盛开。

    与此同时,左掌挡住了拳头袭来的方向,掌心间一团黑漆漆的刀影,光华内敛,如同噬人的黑洞。

    正是顾佐于石室破境筑基后期之时,于拂尘幻象中领悟而来的指刀术进阶之法。右掌中的牛角尖刀在明处,左掌刀影在暗处,暗处的刀影更为致命。

    偷袭顾佐之人,便是之前离去的武令珣,他回来晚了,只见到李宓转身逃跑的一幕,此时战场一片混乱,他又藏得隐秘,没人察觉到他。

    武令珣本待寻机潜逃,却忽然发现,敌军主将、怀仙馆馆主顾佐一个人在最高处傻乎乎站着,神情似乎很激动,却又有些呆滞,也不知发的哪门子神经。

    如此良机焉能错过,于是当场偷袭,虽然未能奏功,却逼得顾佐无法闪躲,硬碰硬和自己相斗。

    此时见顾佐单掌来接自己拳头,武令珣大喜过望,暗道今日就是自己立功之机!

76suncity.com sbc39.com 多宝娱乐百家乐游戏中心 173msc.com 627sun.com
msc869.com sb663.com 96sun.com 293sun.com 97js.com
95sbc.com 897tyc.com rfd50.com msc922.com 37sblive.com
澳门新葡京真人轮盘 tyc772.com 申博138娱乐支付宝充值 sb691.com 839sun.com